【五四百年系列】#3 學生運動一百年

「五四」一百年紀念隨著五月四日的過去,公眾注意力亦逐漸轉向其他新聞上。對於五四,我們又是否只是將其看待為已經過去的歷史?在上一篇〈被爭奪和詮釋的五四〉,我們講述了中共如何利用五四大造文章,有些人可能認為這就是五四最大的現實意義;讀者在投稿裡認為,五四的現實意義似乎在於我們有否繼續五四的歷史書寫,以及吸取五四被政權扭曲詮釋的教訓。

而五四的意義其實遠遠不只於此:因為五四運動在中國生下的根,並沒有隨著五四時代的結束而消失,也不僅僅存在於官方的詮釋之中;反之,在專制的政治壓力中,學生以及民眾繼承的五四精神,往往會在不同的縫隙中捲土重來,種子更飄到千里之外的香港……

在中國:1919後的五四掙扎

在五四過後在中國的眾多群眾運動,其實都是相當受五四精神影響。1957年在中國歷史上被銘記的,似乎是中共整肅言論,廣開文字獄的「反右運動」;但其實中共為甚麼要在當時反右呢?余英時在近日罕有地發表文章,當中他指出1957年反右以前短暫的所謂「百家爭鳴」,便是由北京大學學生在5月4日發動起來的。「這一天八千個學生開「五四」運動紀念會,十九個學生領袖發表激烈的演說,公開攻擊中共政權對民主自由的迫害。他們還編印了一個名之為《民眾接力棒》的期刊,寄給全國各級學校,呼籲全體學生為民主、自由、人權而奮鬥。」可見五四之精神不僅停留於當代,在差不多四十年後的學生,依然活用五四精神,在當時當刻集合起來,反對專政並為民主、自由的精神奮鬥。

在1957年以後,讓我們看看1989年的中國。1989年是五四運動七十週年,除了官方的慶祝活動外,北京天安門同時聚集了數以十萬計的學生,到處都是學生立起的橫幅,當中包括「德先生,你好」等,與五四運動遙相呼應。七十年前五四事件的象徵地點就是天安門,在這富有象徵意義的政治空間上,當時民運領袖吾爾開希代表北京高校自治聯會朗讀了《新五四宣言》:「我們需要使民主和理性成為一種制度,一種程序,「五四」提出的課題才能進一步深化,「五四」精神才能發揚光大」、「讓我們在這富有象徵意義的天安門,再次(像七十年前的五四先烈般)為民主,科學,自由,法制,為中國富強共同奮鬥!」獲在場學生積極回應;與此同時上海、杭州、西安、武漢、以至依然在港英管治下的香港,亦爆發了由學生組織發動紀念五四精神、聲援北京學運、明志爭取民主決心的大型遊行。

寫到這裡,相信讀者都不會對這兩場民主運動的結果陌生——在1957年五四後不到兩個月,毛澤東聲稱「事情正在起變化」,接著很快便把許多參加過這場運動的知識分子與學生打為右派,鬥爭與意識形態主導的氛圍籠罩全國,政權的反撲使幾乎所有人噤聲,甚至主動迎合歌頌;在1989年五四後一個月,中共在戒嚴下出動軍隊鎮壓民運,屠殺學生與市民,此後要求社會各界歸邊,自此這個規模的學生運動與爭取民主的行動已不復見,中共以「走中國特色」為由拒絕「西方」的民主自由,並從社會各方面竭力抹殺自五四植根發展的民主精神。

在香港:五四精神隱隱作動

在現在的中國,似乎已經無人有實際能力承繼五四精神,並化之為像1957年或1989年般大型的學生民主運動。即便如此,我們可否說「五四精神已死」?宛如五四運動當初,大鳴大放之時,與八九民運之時——在與中國大陸僅一河之隔的香港,亦曾有成千上萬的學生,為了爭取能由香港七百多萬人自行決定自己未來的民主,從課室裡走出來罷課。

在2014年9月22日,由學聯發起的大專生罷課行動開始,一萬三千人齊集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。除了述說香港為甚麼要有民主以及呼籲學生和市民行動以外,有不少人更將五四運動、八九民運與當時的罷課精神相提並論,例如港大建築學系助理教授朱濤如此說:「1989年4到5月,大學二年級的我……白天在校園讀大字報,在城市裡轉悠,還扛著北大物理系的旗,參加了首都五十一所高校的五四大遊行。我從那一個月裡學到的,比我從整個大學四年課堂中學到的要多得多。我得到了“啟蒙”。那力量一直推動我,到今天。」;網民「杜夫」為罷課改編的歌曲〈罷課良知〉當中,也有如此歌詞:「五四罷課也愛國非玩意//六四反貪只寄望改變//罷課不罷除求知識的堅持 集結中領略世事」。而罷課到了最後行動升級,群眾四出支援,衝出行車線,最後變成了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。五四的精神似乎在2014年的香港,依然隱隱在起作用。

五四的精神不僅僅在於談論,也不僅僅在於爭取制度上的「民主」,更是一個個人集合起來行動,開啟新潮流的勇氣。正如漢娜.鄂蘭(Hannah Arendt)認為平等而殊異的人們,只有透過「站出來的勇氣」,進入集體來行動,佔據空間開創事業,才能實踐真正的自由。這一種空間由五四開始在北京天安門曾經建立起來,並由歷代的學生與市民行使,也在香港的金鐘、旺角、銅鑼灣鬧市建立過,由這一代的香港學生和公民行使。

結語

我們未必需要很有意識地繼承五四精神,但事實上,五四的意義不僅在於我們的記憶五四運動本身,更在於我們的行動。在一連幾篇的 #五四百年 文章,睇政只能與大家一起思考五四運動的意義,卻不太可能提供行動指南,因為在每一個時代裡,每一個情景裡,五四精神的詮釋與活用是不能透過三言兩語說清的。只是希望包括你我在內的每一個,在何種時代裡依然有勇氣,不是為求貼服強權之統治,而是為以我們為主的社會奮鬥。

「誰也沒有資格冷眼葬送整代人的未來,誰也不能,除了我們自己。」——〈大專學界罷課誓言〉,2014.

發表回覆